:::

【在乎】

分享到Facebook(另開新視窗) 分享到Line(另開新視窗) 分享到微博(另開新視窗) 分享到微信(另開新視窗) 分享到twitter(另開新視窗)  

在乎

「也只有她會這樣子罵我、管我。」阿鐘伯笑著,臉上滿是喜悅之色。

 

阿鐘伯住在一間廢棄的員工宿舍中,沒水沒電的小屋,是他唯一安生立命的地方,每天就連要好好洗個澡,都得向鄰居借用浴室。

翻閱著不同的書刊,他在每一次社工訪視時,都分享著最近有趣的書籍,對於別人來說,他是一個才華洋溢的長者,但也因為長年在黑暗中閱讀,再加上未能確實控制的慢性疾病,「眼中風」逐漸奪去了他的視力,在居家服務員陪伴他檢查時,半遮住眼的他,默默對醫師搖搖頭。

「完全看不見。」他說。

醫師對著來陪診的鄰居和居服員說:「這個視神經已經完全退化了,現在只有兩條路,一條是冷凍治療,但過程會很不舒服,一條是打針劑看看有沒有復原的可能。」

思考片刻,阿鐘伯默默拿過了手術同意書,問:「冷凍治療吧,簽哪裡?」

「阿伯,你為什麼這麼勇敢?」和醫師排完行程,走出診間後,居服員忍不住問阿鐘伯。

「有嗎?」阿鐘伯笑笑:「反正也就這樣了。」

「他就是這樣啦,每次叫他好好治療都不要,這樣好了吧,要開刀!」同行的鄰居忍不住對阿鐘伯抱怨。

「你看,也就只有她會這樣子罵我,就她愛管我。」阿鐘伯笑笑地說。

 

阿鐘伯年輕時曾有多段婚姻,但也因此到了晚年,子女們都不太願意再關心這位老父親,阿鐘伯好像也慢慢習慣這樣的孤獨。

看著阿鐘伯的笑和同行的鄰居略帶憤怒的關心,那一瞬間好像懂了阿鐘伯那麼勇敢的理由。

 

一個人對一個人微不足道的關心,可能是另外一個人堅持下去的理由,無論是以什麼樣態存在他的生活中。


161662753_198400975391053_3166234651338535091_n.jpg  161602343_432859951138167_158568190534970025_n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