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目前位置: 愚人文藝 > 愚人故事集

愚人故事集

信義鄉羅娜部落家托專題報導
發佈日期: 2015/6/19

 

 

 信義鄉羅娜部落家托專題報導

 

─社工員葉惠照專訪

聖經詩篇126篇第五節說:「流淚撒種的、必歡呼收割。

   

信義鄉羅娜部落的家庭托顧服務終於展開了!原本殘破不堪的房子最後竟然也可以呈現出眼前的嶄新面貌,真是令人覺得不可思議!這間年久失修的破屋甚至可以追溯到日治時期,又老又舊,原鄉的房子銀行不願意貸款,資金籌措困難,材料供應吃緊、缺錢、缺料、缺工,層出不窮的問題,幾經周折,好幾次幾乎就要停擺。相信此刻惠照的心情是極其複雜的,多少個失眠的夜晚?多少次胃疾復發?作為一個社工,她協助排除無數行政作業的難題,已經盡力了;作為一個原住民牧師娘,她安慰、鼓勵、陪伴,甚至流淚禱告,在絕望中只有仰望上帝。

記者:「惠照,可不可以請妳先說明甚麼是家庭托顧服務?」

惠照:「這是我國長期照顧十年計畫中日間照顧服務的項目之一,有點像是褓母的模式,在像家一樣的環境中,由有經驗的服務員,提供住在鄰近的長輩,生活起居的照顧。」

記者:「這種服務對於原鄉來說有甚麼價值?」

照:「以南投來說,有信義和仁愛兩個山地鄉,都是地廣人稀、部落分散,長照服務難以輸送的地區。相較於都會區,各種長照服務資源都有,山地離島通常只有居家服務,而且常常受到天候驟變、人員異動等因素影響,服務的輸送很不穩定。家庭托顧服務,讓許多原住民婦女可以在家創業,只要接受訓練、取得資格,她們也可以兼顧家庭和就業。並且這樣的服務可以在部落內就近取得,不受天氣及路況的影響,對於受照顧的長輩和家屬來說非常方便,再也不用擔心長輩一個人在家。」

記者:「在部落成立家托的困難點是甚麼?」

惠照:「最大的問題有二兩個,就是房子和人。先說房子吧!從前,原住民有地就自己蓋房子,從來沒有申請建築執照、使用執照的概念。房子壞了,就把有用的材料拆一拆,在旁邊重新蓋一棟。因此,原鄉部落的房屋大多數都『不合法』,若要做為家庭托顧的服務據點,就必須大費周章的進行一連串的行政申請流程,不但過程複雜而冗長,而且所費不貲。許多原本有意投入的原鄉同胞,只好黯然放棄;其次,家庭托顧的服務員必須具備1000小時以上的臨床照顧經驗,這樣的資格限制太過嚴苛!因為,居住在部落的原住民,單是下山參加為期兩週90小時的訓練,就已經不容易了,何況要在照顧工作機會不多的山上,取得1000小時以上的服務時數,更是難上加難。」

記者:「在妳輔導設立這些原鄉家托的過程有哪些最令妳難忘的事?」

惠照:「這真的是說來話長了。我第一次看到位於羅納部落的家托據點,心裡頓時涼了半截,因為那看起來就真的是一棟廢墟。斑駁不堪的牆壁,其實是兩片木板中間充填著泥土和稻草,陰暗潮濕的的屋內,一不小心就會踩空,備地上大大小小的窟窿絆倒。這房子若說是年久失修,恐怕可以追溯到日據時代了。唯一還值得稱許的,是那堅固的台灣檜木結構,歷經多少地震、颱風、豪大雨,居然還能屹立不搖,真是令人嘖嘖稱奇!我實在不好意思潑服務員瑤珍的冷水,雖然她的照顧經驗已經符合資格,但是,為這老舊的房舍辦理使用執照,加上後續的修繕費,恐怕至少要五十萬吧!然而瑤珍的信心似乎越來越堅定,儘管貸款的事一再被銀行拒絕,願意用低價承包修繕的施工團隊也遲遲不見蹤影,眼看給縣府在農曆年後營運的承諾就要跳票,心急如焚的我,胃痛的痼疾又再發作。我們的  神卻是垂聽禱告的 神!是在曠野開道路,在沙漠開江河的  神!祂及時將所需的一切都預備了,工程順利進行,資金準時到位,廢墟竟然也化腐朽為神奇,成了十分有特色的原住民部落家托。一花一木、一草一樹、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看見瑤珍的用心,在十分拮據的狀況下充分發揮創意和巧思,為長輩打造一個溫馨甜美的家,真令人感動!」

記者:「原鄉家托的設立看起來是吃力不討好,為什麼妳願意投入並堅持到現在?」

惠照:「其實我已經是屆齡退休的人了,但因為有原住民的身分,總是希望在還有能力的時候,為自己的族群同胞作一些事。從事社會工作的這幾年,我有機會跑遍了南投的原鄉部落,深深覺得各種資源的匱乏,由其是在醫療及長照方面。就拿信義鄉來說,面積比彰化縣還大,人口卻只有15千多人,老人家要復健或洗腎,還得要到隔壁的水里鄉埔基附設的診所,來回就得要大半天。我是賽德克族,經過這些年的努力,在我居住的仁愛鄉已有四個家托據點,我能深切體會家庭托顧服務對部落帶來的影響和重要性,如果可能,最好是能做到一部落一家托。但是,屬於布農族大本營的信義鄉,到去年為止卻連一個家托據點也沒有。因此,我決定轉向,積極向信義鄉來發展,期望也能為布農族原住民的社群盡一份心力。對我來說,每開拓一個據點,就必須增加督導訪視及個案管理的工作,但是只要能對弱勢的原鄉地區帶來一點點改善,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。如今,看到羅娜部落順利設置信義鄉第一個家托據點,心中的感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,那種突破萬難達成目標的成就感,更不是任何報酬可以衡量的。」

記者:「未來對於原鄉部落的長照妳有甚麼建議和期望?」

惠照:「在地老化是世界的潮流,也是先進國家的理想。如果可以選擇,沒有一個人願意在陌生、孤獨、沒有尊嚴的環境終老,原住民當然也不例外。然而原鄉部落因為資源缺乏、經濟條件不佳,青壯人口外移的情形十分普遍,在部落,許多高齡長輩乏人照顧;在外地,隨著子女逐工作而居,原住民老人也必須跟著在語言習慣完全不同的收容機構間流浪,處境堪憐。我們的政府能不能想想辦法?讓年輕的原住民在家鄉找得到就業機會,在工作時家中的老人有人可以照顧,下班回家之後還可以一家人團聚,享受天倫之樂。真的有那麼困難嗎?其實,辦法是有的,只是政府的政策沒有考慮文化、城鄉的差距,讓原鄉地區的長照服務無法擴散普及。舉例來說:依政府規定每三十個家托據點才得聘一位社工員,對於都會區家托據點少、照顧個案少還可行。但是,在原鄉地區可能五個家托據點的個案就超過三十人了,只有一個社工員根本分身乏術。因此,我建議政府相關單位應該多多下鄉,務實的來了解偏遠地區的特殊處境,調整或去除那些閉門造車的不當制度規範,加強補助及獎勵措施,讓長造資源缺乏地區的可以有翻轉的機會。」

 

 

以下連結為房屋修繕前與修善後對比

www.flickr.com/photos/108755605@N04/sets/72157652121369961/
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