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目前位置: 愚人文藝 > 愚人故事集

愚人故事集

這堂課……
發佈日期: 2012/9/19

 

社工 元伶惠
     我是一個社工員,目前服務於身心障礙者社區日間作業設施服務中心,主要工作內容是提供學員作業活動,例如:清潔洗車、粉刷油漆、手工藝品製作以及農產品代工等,藉此增進身心機能並從中發展出獎勵措施,讓身障者對生活更有目標和動力。
在中心裡,學員們雖稱我為「老師」,但每天和他們一起生活,我從他們身上學習成長的更多,與其說我是老師,倒不如說他們才是我生命中的「特別老師」。記得有一堂課,我們在進行剪香菇頭的作業活動,當大家都埋頭苦幹認真工作時,阿花(化名)則無心參與,只顧著把玩手上的遊戲機,經幾次勸說後,她依舊不動聲色,一旁陪同學員作業的志工媽媽見狀,就以聊天的方式引起阿花的注意,志工媽媽問:「阿花,媽媽最近身體好些了嗎?」,阿花依舊低頭回應:「嗯,好些!」,「那爸爸還在鄉公所的清潔隊工作嗎?」,阿花:「沒有了!因為換了個里長,所以工作也丟了,唉……真是遇人不淑呀!」;「可是,我有一個表哥也在清潔隊上班,不靠任何關係和金錢,每天勤奮工作打拚,作了三年後,就升級當正職人員了,所以,不是遇人不淑,凡事都要盡心盡力,付出才會有代價喔!」。阿花情緒激動的說:「不可能!不可能!一定是靠關係啦,選錯了里長,遇人不淑就是遇人不淑。」當下我立即走向阿花意圖安撫她的情緒:「阿花,大家都在認真作業,你也要和大家一樣努力,行行出狀元喔!」,阿花突然很激動打翻香菇盤,嘴裡嚷嚷著:「不做了!不做了!」,抓起書包就衝向門邊。為了預防阿花出現暴力行為傷及其他學員,我一路尾隨她,直到門邊的玻璃門前才突然停下,阿花揮拳重擊玻璃三下就消失在門外。處理完後續的狀況,我讓自己靜下來進入省思……,「咚、咚、咚」的三拳在我腦海閃過,重擊的聲響在我耳邊迴盪,當下我感到疲憊不堪,不是身體而是「心深處」。
     隔日,那位志工媽媽給了我一封信,並希望我將內容分享下去。
 給家長的一封信
     說實在話,我們的小孩何其有幸?有一群富於愛心、耐心的社工幫我們照料。我們又何德何能?與我們萍水相逢,又非親非故的老師,為我們起「煩心」……
 沒有任何人有義務要承受誰的情緒,即使是父母兄弟姊妹,何況是老師。既然大家都是來這上課,學習的學員理應就要服從老師的指令,這是最基本的尊重,這輩子我從不奢求我的小孩能賺上一毛錢,但,「奇蹟出現」,老師盡心盡力,連結各種社會資源找到適合學員的工作,讓學員們賺取了他們一生中的第一份薪水,雖然微薄但我心已滿足,真的衷心感恩與欣慰……。
     做家長的我們請捫心自問?別人給我們的已夠多了,別再「怨天尤人、顧影自憐」,說什麼遇人不淑,那只是不負責任的藉口,我們應教好自己子女正確的價值觀,莫再為難帶領我們的天使。
     這些孩子是否有能力?「是否正常」?皆由我們的價值觀去判斷,但上帝賦予每個孩子不同的條件,只要是能將生命發揮的淋漓盡致,就是所謂「正常」的孩子,阿花沒能以正向的觀點去面對未來,遇到挫折只是埋怨退縮,反而錯失了反省的機會,如此未來進步的空間就有限了。
     我是一位社工員,在學員眼中我是個老師,但對我來說,每天和他們一起工作和成長,他們才是我學習生命功課的老師。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