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目前位置: 愚人文藝 > 愚人故事集

愚人故事集

父親消失的溫柔
發佈日期: 2018/6/13

 

父親消失的溫柔

深夜時刻,離開25樓的辦公室

拿起手機看著在埔里老家前與父親的合照

想起我還是小小孩時,

他常帶著溫柔的笑容,陪我玩遊戲、說故事給我聽、偷偷塞糖果給我,

要我別跟媽媽說,我們之間的小秘密一一在腦海中回憶著。

 

現在的爸爸臉上滿是歲月的痕跡,他走不動了,甚至忘了自己,

溫柔的笑容離開爸爸的身體,照片中的臉孔是既熟悉又陌生,

他常常對我沉默不語,對著媽媽發脾氣…………..

  

厚熊笑狗,互相照顧

「輝伯,到囉!我們快點下車啦!」過了三分鐘,輝伯依然不發一語的坐在車上。

「車上太熱了!今天輝媽有幫你準備仙草,我們趕快進去吃。快點!大家都在裡面等你。」我滴在水泥地上的汗水形成了黑點又瞬間蒸發,連哄帶騙,這幾乎是每天上演的劇碼,挑戰著我的耐性,無論如何也得接下這一棒,要讓家屬可以喘口氣。

埔里鄉下的厚熊咖啡,今天舉辦了家庭照顧者喘息活動,輝媽握著我的手說:「孩子們都在台北,我一個人照顧他,真的好累!好累!還好有你們日間照顧的幫忙」,老老照顧是偏鄉常見的照顧型態,也糾結著在都會地區工作的孩子們。

輝伯年輕時是個好好先生,標準的「暖男」,疼惜太太,處處讓著捨不得她受委屈;寵愛孩子,讀書遊戲陪著伴著從不說累。慢慢的,孩子大了,都外出打拼,正當老夫妻等著過上悠閒的退休生活時,吞食記憶的惡魔讓老夫妻的生活改變了!

輝伯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不自覺的生氣爆粗口,甚至還想動手打人,常常找不到老花眼鏡、忘了今天是幾月幾日、明明才吃飽又問何時開飯……這樣的改變讓輝媽很害怕,不知怎麼辦,默默忍耐的結果,換來的卻是失眠、精神衰弱,整個人身形憔悴。

女兒擔心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趕緊帶著父親就醫,才發現失智症找上父親。父親現在的生活只能服藥稍微控制病情,大多數時間就在日間照顧中心,讓專業人員用音樂、懷舊、桌遊等多元輔療,增強輝伯對現實的認知及安全感,降低異常行為發生的頻率,減輕輝媽照顧壓力,恢復生活的品質。

喘息活動讓老老照顧型態的輝媽嘴角出現了久違的笑容,大家彼此分享著照顧經驗互相支持,不為人知的苦,在相互支持下讓人會心一笑。

「輝媽,別擔心!」我們會一路陪伴妳,大家「厚熊笑狗」作為老老照顧型態的強力後盾,攏免煩惱喔!

回目錄